据最新粗略统计

2021-01-02 01:26

王姐是广州市天河区的环卫工。在她负责的五羊新城,有不少经济实惠的快餐店。

王姐说,清理垃圾桶时,丢弃的饭盒还是白色发泡的最多,公司都是一袋袋扔。王姐并不知道发泡餐具曾是禁用的。

记者随机走访了天河区五羊新城、体育西横街、天河村等地的食街和社区,在工作日的午餐时间,像都城快餐等有名的快餐店人头攒动,从中午12时到1时,要求打包带走的用餐者就不下百人,可以看到部分写字楼出入口的垃圾车中有比较集中的发泡饭盒。

发泡餐具的回收一直是难题,但并非无解。记者采访发现,发泡餐具可回收再利用制成文具、井盖甚至人工木地板,在技术上都不难实现。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城市都曾在2000年前后进行过回收试验,却因发泡餐具被禁失去合法运作的理由而叫停,仅存上海一地勉强支撑,但单独运作效果不理想。

眼下,发泡餐具本身的解禁也让回收解禁,广东的回收将在今年内重新启动,一个全国范围的强制回收体系亟待建立。

据最新粗略统计,广东目前的一次性发泡餐具的生产企业有30余家,集中在佛山、东莞、惠州等地,每家至少拥有1条生产线,每条生产线的日产量为5吨,按每个餐盒的重量约为5克计算,可产100万个。

在这家批发市场不远处,还有一个大型粮油批发市场,有数家批发一次性发泡餐盒的门店。

即使在被禁期间,一项市场调查显示,一次性发泡餐具的市场占有率仍高达76.1%,在一次性餐具中占主导地位,仅广州单日消耗的餐盒量就在100万个~200万个之间。

小林的批发商告诉记者,发泡餐盒的需求量一直很大,尤其是火车站客运汽车站的小饭店店主拿得很多。

据介绍,一家店一天的销量一般是10~20包,根据型号不同,每包500~600个,单格的饭盒最好卖,三格的饭盒稍差一些,因为来拿货的基本是个体经营者,而三格的快餐盒的需求客户主要是单位客户或者较大型的连锁快餐店,这些客户会跟厂家直接拿货。

(责任编辑:袁霓)

本月起,国家发改委解禁一次性发泡塑料餐具的政策正式施行。据了解,国家相关部门目前正在研究制定发泡餐具回收细则,这与许多人对“白色污染”重现的担心不谋而合。

业内人士认为增产会有,但不会很明显。一是几年前曾传出解禁风声,当时就有企业增设生产线和新企业加入,造成产能有点过剩;二是广东一次性生产企业早已能满足市场需求。

另外一些较小的快餐店和大排档都选择使用发泡餐具。街边卖炒粉的小林说,自己每天能卖一两百份炒粉,因为是路边摊,所以全数打包,餐盒就在海珠区的一个批发市场买,有时候自己去拿,有时候对方可以送过来,600个饭盒一大包50元,三四天就能用完。这类小吃摊集中的地方,也有放满发泡餐盒的垃圾桶。

据她回忆,发泡餐盒一直在使用,但相比以前,现在不会扔得到处都是。而且,都是固定的几家店才有,不会整条街饭店都用。所以工作量减轻了一点。王姐还说,发泡餐盒被扔到垃圾桶中后,并不会被特别处理,而是跟其他垃圾一起被运送到垃圾处理厂填埋或者焚烧。

在位于广州洛溪桥脚的批发市场,谷和一次性环保餐具的店主说,从两三年前开始,透明塑料的餐盒流行起来,大多数酒店就不要发泡餐盒,一方面是顾客更喜欢前者,另一方面酒店也显得有档次。另外,使用发泡餐盒打包都是免费的,而使用透明塑料盒至少要收1元,进价是0.35~0.45元之间,所以还有得赚。“一天可以卖三四十包,一包五百个。”这名店主说,中高档酒店已基本淘汰了发泡餐盒。

另一家一次性餐具的老板说,他们过去十几年一直做发泡餐盒的生意,一些店选择不批发并不代表没有市场需求和销量,而是相比过去更集中在中小饭店以及路边摊的经营者,而且一般的农贸市场就能批发到。她分析道:“简单地说,就是一份10元以下的快餐,就必须用一毛一个的发泡餐盒,虽然和透明的塑料盒相比一个相差仅几毛,但对小成本商家来说很重要。广东流动人口多,其中大部分打工者吃不起10元以上的快餐,所以目前需求量还是很大。”